主页 > 星座 > 传统命理 > 姓名 > > 神秘商人徐京华被查:拥七架飞机 曾倒卖军火

神秘商人徐京华被查:拥七架飞机 曾倒卖军火

  • 发表日期:2015-10-16 09:27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财新网】(记者 于宁 黄凯茜 驻记者 杨砚文)具有多个国籍和多个化名的神秘商人徐京华于10月8日夜间在一家酒店被带走。财新记者从多个消息源了此事。在10月7日深夜宣布福建省长苏树林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之后的第二天,徐京华旋即落网。有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徐京华与苏树林被调查的事情相互。

      苏树林在担任福建省长之前,曾担任中石化集团总经理。中石化曾与徐京华在安哥拉合作石油区块的勘探开发。

      财新记者于10月13日前往徐京华所实际控制的多家公司的注册地金钟道88号。财新记者约在下午四点半时来到其中一家公司安中国际石油有限公司,尽管仍属上班时间,但公司前台空无一人。在按过门铃后,一名中年女性走到前台为财新记者开门。在记者表明身份之后,她变得十分,并直接说“不回答”,另外一名身着深色西装的男性也从办公区域走了出来。被问及公司董事、徐京华的生意伙伴罗方红今天(10月13日)是否有来上班时,二人表示她不在,当记者求证徐京华是否时,二人称“不清楚、不回应”,“这是工作(要求)”,并强调不会回应记者的任何问题。

      2012年8月,商人徐京华(右二)在莫桑比克国大使 Antonio Inacio Junior(左一)陪同下视察当地的金钟道项目。图自中国化工二期工程公司

      刀锋舔血的掮客

      徐京华在国际上以Sam Pa这个名字知名,1958年出生,祖籍,拥有安哥拉和英国的双重国籍。除了Sam Pa外,他还有Samo Hui、Sam King、Tsui Kyung-wha、Ghiu Ka Leung、Antonio Famtosonghiu Sampo Menezes等五个化名。

      从2003年起,徐京华就为中石化在安哥拉获取石油区块牵线搭桥,也因此获得惊人财富。徐与生意伙伴罗方红(Lo Fong Hung)自2003年开始从非洲向中国出售石油和矿产品,在成立中国国际基金(China International Fund,下称中基公司)。他们最初缺乏资金,也没有经营石油生意的经验,但赶上了中国石油企业“走出去”的第一波浪潮。并且因为徐在安哥拉内战时为提供军火支持、内战后为提供支持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贷款,徐京华“抓住了时机”。

      一位早年与徐京华打过交道的人士称,徐京华身高不到1.70米,脸庞微圆,常戴眼镜。他少年时即赴,说话带广东口音,中英文俱佳,说话很有感染力。“这是个风险人物,刀口上舔过血。据说,他参加过安哥拉内战,在安哥拉上层的关系就是这样建立的。”

      中基公司通过建立和利用与安哥拉和其国家石油公司领导人的关系,在安哥拉迅速扩张,获得各类工程和石油,并以安哥拉为跳板,试图将这一模式复制到其他国家。徐京华包装为中国的代表,帮助中国企业打通非洲政商关系。但中国已经多次声明,中基公司为私人企业,与无任何关系,且苦于徐的境外身份难以采取有效措施。2014年,徐京华还成为了美国财政部的制裁对象。2014年4月17日,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宣布,对徐京华进行制裁,其在美国司法管辖权范围内的资产将全部被冻结,美国与企业也原则上与其进行交易。

      中基公司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总部大楼就坐落在安哥拉不远的,“只要大楼里铺上了红地毯,我们就知道徐京华来了。”在中基公司楼内上班的人士如是说。

      有熟悉徐京华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徐拥有七架私人飞机,其中一架由空客A340改装。徐京华的朋友称其为“徐胡子”,这不仅因为他常年蓄须,也是对其性格的某种调侃50多岁的徐京华性情奔放,说话时手舞足蹈。他坐着私人飞机往来于中国和非洲,也邀请过很多和商人同行,展示实力。一家的老板,就曾在徐的私人飞机上“巡视”了安哥拉首都罗安达。

      曾经成为徐京华私人飞机座上宾的,还有曾先后担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中石化集团董事长、福建省省长等多个要职的苏树林。

      苏树林在投身之前,在石油系统接近30年的工作经历,2000年在中石油集团内部升至副总经理,2006年调任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不久,2007-2011年再以救火队员身份回到石油系统,接替落马的陈同海担任中石化集团总经理。苏在中石化任职的4年时间里,继承了陈同海时期的“资源战略”,加快海外战略的步伐,主导了多个海外油田项目的收购在收购安哥拉多个油田区块期间,徐京华与苏树林产生了交集。

      中基模式

      在徐京华和罗方红成立中基公司时,具有丰富石油储藏的安哥拉刚结束了长达27年的内战,迫切需要重建基础设施。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愿意向其发放贷款,除非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Sonangol,下称安哥拉石油)能理清账目,公布审计报告,且安能严厉整顿。

      中基公司于2005年宣布给安哥拉29亿美元贷款,用于其国内基础设施重建,并与安哥拉石油在注册了合资公司中安石油公司(China Sonangol),成为从安哥拉向中国销售石油的中间商。此后,安哥拉成为中国进口石油的重要来源。

      在随后的几年里,中基公司陆续获得了安哥拉十几个石油区块的权益,获得了在津巴布韦开采钻石的许可,还在几内亚取得了一份利润诱人的采矿合同。2008年,中基公司收购了美国金融界曾经最负盛名的地标建筑华尔街23号。

      时至今日,以中基公司为核心,徐京华控制着一个多达60余家企业的跨国网络,这些企业位于投资宽松的新加坡和,以及百慕大、英属维尔京群岛和开曼群岛等离岸天堂。

      中基公司往往在一国摇摇欲坠、面临国际社会时进入有关国家:2008年,在几内亚一名军官把执政党赶下台之后;2009年,在津巴布韦的穆加贝受到时;2010年,在马达加斯加一场军事后的几个星期。

      但是,这中基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在拿到开采权后常常洲最丰饶的矿产资源的开采权,承诺用于建设基础设施的资金却未见踪影。矿产交易的收益被中基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投资到其他地方,脱离了非洲的法律和资源国的监督。(参见财新此前报道《中国掮客CIF》)

      百亿石油陷阱

      徐京华在安哥拉的生意以“中安石油”为根基。由徐京华的妻子冯婉筠与罗方红出面成立的大远国际和创辉国际,两家公司再与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分别成立合资公司中安石油(China Sonangol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CSH,下称中安石油)和新中安石油(China Sonangol International Limited,CSI),徐京华实际控制70%股权。

      2004年,由中安石油与中石化国勘的海外子公司SOOGL(Sinopec Overseas Oil & Gas Limited)合资成立安中国际控股公司(Sonangol Sinopec International Limited,SSI,下称安中国际),2005年获得安哥拉深海油田18区块,在安中国际拿下的18区块中,中石化控股55%,剩余45%的股权属徐氏与安哥拉石油合资的中安石油。七年后,18区块的收购、勘探、开发投资全部收回。中石化曾估算,根据这一区块的产量,如果油价始终保持在100美元左右,从2013年至2029年协议到期,中石化还将从该区块获得33亿美元的利润。18区块由此成为中国石油公司在海外的明星项目。

      2006年,徐京华继续向中石化“兜售”安哥拉的其他海上油田区块,中石化也有意收购,但因对方报价过高而放弃投标。

      2008年初,新任中石化总经理苏树林访问安哥拉后,收购事宜重新提上日程。有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苏树林正是乘坐徐京华的私人飞机前往安哥拉进行洽谈。在随后的七年(2008年-2013年)里,中石化陆续收购或增持了15/06、17/06、18/06、31和32五个海上区块的权益,收购总价约为28亿美元。在这5个区块里,中石化持有的比例降低到50%。

      这六个区块合作模式如出一辙:徐京华利用其中国人面孔和在安哥拉的关系,取得双方信任,获得安哥拉区块的并购机会和相关审批支持;前期购买油田股权的资金,以及后续勘探及生产所需投资,全部由中石化先行垫付;徐京华参与的公司拿干股,以相关油田权益和未来现金流作为抵押,并承诺以未来收益,无需承担勘探开发的风险,但享有分红及权益。

      “因为安哥拉石油公司有国内区块的优先购买权,中石化想在安哥拉买项目必须通过徐京华,也必须给徐京华和安哥拉石油公司分一半的股权,对方的收购款也由中石化垫付,”一位接近中石化的业内人士评价说,这无疑加大了中石化的收购成本,也放大了日后运营和退出的风险。

      财新记者获悉,在2015年初中央专项巡视组离开、审计署3月间带着疑问进驻并进一步后发现,中石化在后来收购的5个安哥拉区块中付出的并购资金和后续生产性投入,加上为徐京华公司垫付的资金,截至2015年5月的余额共约100亿美元。

      不仅如此,中石化还要给徐京华支付佣金,以及提供徐京华和安中国际董事的日常消费在上述几项交易当中,中石化向徐京华的公司支付了5100万美元的中介费,部分费用并未经过中石化党组讨论通过;中石化为徐京华和安中国际的其他相关高管提供了月消费上限为100万港元的信用卡,在七年中刷掉了5800万港元。

      此外,与18区块不同的是,三个06区块在收购时还处于勘探阶段,到现在只有15/06区块的一期开始投产;31区块和32区块的情况稍好,现已部分开始生产或准备生产,但因为近一年多来国际油价“腰斩”,未来盈利情况难卜。然而,从2008年至今,这五个区块像一个资金的黑洞中石化不断追加投资,却至今未能获得有经济价值的商业发现。

      在对中石化的审计过程中,审计人员发现,中石化在对三个06勘探区块做前期评估时,直接将部分圈闭风险前资源量确认为可采储量,并以此计算石油产出量及现金流入。圈闭资源量主要通过地质构造图概算得出,未经过打勘探井进行,可靠性不高;而按照美国证监会(SEC)的会计准则,已可采储量才是计算油田未来投资收益的可信赖标准。

      扫描二维码收听腾讯财经微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