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星座 > 传统命理 > 风水 > > 贵州落马局长把归风水 称办公面对陵园晦气

贵州落马局长把归风水 称办公面对陵园晦气

  • 发表日期:2017-06-19 11:22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11月20日,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龚一行来到该州所,隔着冰冷的铁栅栏,向的该州国土资源局原党组、局长杨仕刚了黔西南州委和黔西南州给予其、的处分决定。

      杨仕刚长期以来“风水”、“神灵”,把心思放在了发财上。他理想“高标准”,失守纪律“底线”,最终了的深渊。面对,杨仕刚充满了无尽的。

      翻开杨仕刚的履历不难发现,他的升迁之可谓顺风顺水。自1987年进入安龙县担任办副主任起,历任安龙县工业局局长、副县长,兴仁县委副等领导职务,2002年6月,提拔到黔西南州国土资源局党组、局长岗位。杨仕刚的每次提拔都没有超过3年,成长进步几乎没有遇到过挫折。按理说,杨仕刚应该感谢组织的培养和领导、同志们的支持。然而,他却把一切归功于祖宅和祖坟“风水”好。

      杨仕刚在任安龙县办副主任期间,经常听到有人议论,“某领导升迁是因家里的祖宅或祖坟坐在龙脉上”。于是,他渐渐地对“风水之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常常翻阅有关“风水”的书籍,研究自家“风水”。而随后的几次顺利升迁,杨仕刚则不断暗示自己,“通达”都是自己老宅“风水”好的缘故。此后,他对“风水之说”更加笃信不移,乔迁新居、红白喜事等,他都要请当地有名的“风水先生”测算良辰吉日。

      就任黔西南州国土资源局党组、局长后,杨仕刚更地摆弄起“风水”。该局办公大楼面对着烈士陵园,杨仕刚觉得“晦气”。刚上任,杨仕刚下属用近5万元购买了1块“海百合”化石,并请人加工制作成屏风摆放在办公楼一楼大厅,意为遮挡“晦气”。此后,他又利用办公楼装修的机会,在自己办公室屋顶的四角安装龙、虎、马、羊四生肖木雕,寓意发财一畅通。

      2013年,杨仕刚眼瞅着自己已经在国土资源局一把手位子上任满10年,踌躇满志的他并不甘心就这样画上句号,总想着通过“布风水局”改变前途命运。一次外出考察,他听说当地的名寺古刹里有一位“大师”很会“破局”,便登门拜访。经“大师”指点,杨仕刚将祖坟从安龙县笃山乡分别迁移到贞丰县龙场镇对门山和兴仁县放马坪两处“风水宝地”。同时,他还将那位“大师”给的“罗盘”摆放在办公桌中间,并通过手机在互联网上订制“护身符”。

      据办案人员介绍,2014年7月21日,杨仕刚接受组织调查当天,其弟弟还通过彩信给他发来一组祖坟迁移后的照片。“看上去很是气派,据了解开销不下10万元。”

      杨仕刚自恃有“风水”、“神灵”庇佑,只要自己的手段高一点、的做法隐蔽一点就不会“出事”,于是搞起权钱交易来,收受他人贿赂也是心安理得。

      该州国土资源系统权不在地方,人事实行垂直管理,下一级主要负责人均由上一级主管部门选拔任免。这种特殊的管理体制,竟为杨仕刚提供了便利。

      黔西南州国土资源局土地开发整理中心原副主任徐书军(另案处理),2002年在担任州国土资源局土地矿产估价事务所副所长期间就发生过挪用的严重违纪问题。然而,杨仕刚不但没有追究其责任,还“不计前嫌”继续让徐书军主持事务所的工作。作为回报,只要是该事务所发包的工程,徐书军都会给杨仕刚牵线搭桥,让其利用职务之便帮工程承包商谋利并从中渔利。

      从此以后,新上任的杨局长“能办事”、“肯帮忙”,很快在该州国土资源系统内部和一些工程承包商中传开,不少人纷纷“慕名而来”。翻开杨仕刚受贿案的卷,一组组与交易的数字让人触目惊心。

      杨仕刚利用职务便利,为工程承包商杨某某在承接黔西南州土地开发整理中心发包的工程及拨付工程款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杨某某贿赂20万元;为贵州仁和行不动产评估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某在承接土地评估项目方面提供帮助,分16次收受吴某贿赂共计46万元;为翔宇房地产公司在购买国有土地、缓交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该公司代表人汪某某贿赂40万元……

      经黔西南州纪委查实,杨仕刚从2002年担任该州国土资源局党组、局长期间,先后在土地出让及整治、矿产资源开发、工作调动和人事安排等方面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280.5万元,以及大量名贵烟酒、高档礼品。此外,杨仕刚主动交待收受其他私人老板贿赂共计300余万元,现问题线索已移送司法机关做进一步调查处理。

      杨仕刚从一名基层工作人员成长为正处级领导干部,得到了组织的信任和肯定,本应坚想,以实际行动回报组织的培养。然而,他对“风水”的,对“神灵”的,使他完全了党性原则,在错误的道上越走越远。

      杨仕刚在书中这样剖析自己:“我的违纪违法问题虽然都集中发生在担任国土资源局局长期间,但思想变质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一直以来,我把主要心思放在了职务升迁上,放松了世界观的,特别是对一些飘渺、子虚乌有的东西过于,久而久之思想出现了变质,行为也就迷失了方向。”

      纪律审查人员在调查中还发现,杨仕刚在国土资源局历来说一不二,干部职工唯“杨”是从,加之该州国土资源系统现行的管理体制存在诸多问题,致使杨仕刚长期游离于监督之外。除了权限方面的制度漏洞,地方在资源配置、土地整治、重点建设项目用地审批等方面都必须经过该州国土资源局省国土资源厅审批,中间环节无疑给了杨仕刚一些,导致任性的发生。

      “虽然制度机制不完善,但杨仕刚的问题主要还是出在思想上。了理想旨,势必跌破纪律规矩‘底线’,坠入深渊就成了必然。”谈起杨仕刚严重违纪案件,黔西南州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韩锡才一语中的。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女性热点: 陵园风水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